| 收藏本站 | 设为首页| 关于我们 | 人员查询

  原创文学

当前位置:首页 > 原创文学> 原创文学  

父亲仙逝四周年祭
发布时间:2017-11-13 11:13:08  作者:   来源:全民记者网

巨海江

  寒风劲,落叶纷纷,衰草枯,哀思绵绵;列香案,排摆供品,跪埃尘,祭拜家严!

  转眼间,父亲仙逝已过四载,每当忆起父亲,总不免泪水涟涟……

  父亲是遗腹子,他没见过自己的父亲、我的爷爷,奶奶在父亲六岁时也因病去世了,父亲是跟着哥哥――我的大伯投亲从河北文安北漂来北京后分别组织家庭落户的。

  父母结婚时,一个二十一岁,一个十九岁,当时母亲家里上有三位老人,后来慢慢又有了哥哥、我和妹妹三个孩子。 那正是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,国民经济困难时期,人们吃不上、穿不上,家庭负担多重就可想而知了,所以那时生活逼得父母给自己定下了“勤俭持家”过日子的家规,这也成了他们当时拼搏奋斗的准则。他们白天要去生产队挣工分,回来还要照顾老人和孩子,操持家里的吃穿一切费用。

  那时人们主要的精力都放在弥补粮食不足上,一年四季从不闲着,为吃喝着急,父亲常常与伙伴们去天堂河里逮鱼,回来后母亲和姥姥连夜把鱼连煮再熏第二天到集市上去卖钱,去换东西;父母也曾在夏秋季,早晨三点多钟起床到离家十几里的南黑垡村后去刨蒲蒡,等到生产队打钟集合时,父亲挑着、母亲背着满载的蒲蒡回来,然后拿着点干粮又和人们一起上工了。

  当时父母把刨来的蒲蒡留下根和茎,晒干了再用碾子压碎、过萝成面,一部分掺在面粉里吃,一部分卖给当时的公社香厂做香用;为了补充粮食不足,父亲也曾将母亲家坟地的一颗老榆树刨倒、剥皮,母亲把年幼的妹妹放在菠萝里在旁边看着,带着哥哥和我推着碾子把榆皮碾压成面,掺在面粉里擀面条吃,我还清楚地记得那掺了榆皮面的面条,到是滑润了,可是又苦又涩啊!由于父母的勤俭,那些年我家的小日子也是过得有滋有味儿的。

  “小四清”前一年,父亲在生产队里当上了副队长,其实那年月就是领着大伙儿下趟子干活的,一次生产队里分玉米分涨了,剩下了几十斤,当时的队长召集包括父亲在内的个别干部,主张这几个人将玉米分了,父亲委婉的拒绝了,当时队长给我父亲起了个“傻巨”的外号,后来由于那个别没分到玉米的干部“炸了锅”,逼得队长在社员大会上检讨“多吃多占”的错误,并逼着那几个人退回了贪占的玉米!

  自那以后,除去“勤俭持家”,“不贪不占”也成了我们的家规,自然也成了父亲当官的准则。

  到了“小四清”时,父亲已经当上了队长,后来让父亲最难忘的,也是他一生谆谆教诲我们的原因,那年“四清”,生产队含会计、出纳以上的干部集中到临村搞运动,这运动残酷啊,才过一天,就有两位干部受逼供不过自杀了!(村志有记载)

  父亲告诉我,他在那运动学习班里整天唱唱呵呵,早晨老早就起来打扫院子,然后帮助厨房忙上忙下,当时那“傻巨”还受到领导和大伙儿的表扬和称赞呢,为何如此呢?父亲自豪的说:“咱心里没鬼呀!没鬼就心安、没鬼就心宽呀!”

  后来父亲一直在农村领导岗位上直到年纪大了退了下来,他始终在用行动践行着我们的家规,也是他当官的准则“不贪不占”,直到父亲年近八十岁,病卧在床上还嘱咐我,“你小子干公家事一定要手稳呀,不义财不贪,公家的便宜咱不占啊!”

12
上一篇:刘希文原创散文:开满葵花的原野
下一篇:孙福昌先生诗词欣赏
评论信息

 

⑴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,与全民记者网无关。其原创性以及文章的内容等未经本网证实;对本文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、文字的真实性、完整性、及时性,全民记者网不做任何形式的保证或者承诺,仅供读者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。
⑵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全民记者网” 的所有作品,版权均属于全民记者网和作者,欢迎转载并注明“来源:全民记者网”。
⑶凡本网注明 “来源:XXX(非全民记者网)” 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他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⑷如因作品内容、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,请在30日内进行。
※ 有关作品版权事宜请联系:010-52879530 邮箱:zgqmjz@126.com

关于我们 友情链接 在线留言 联系我们 网站管理

邮箱:zgqmjz@126.com / zgqmjz@163.com/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微信公众平台:zgqmjz1     QQ:1611096171

值班电话:010—52879530   18618249111

京ICP备15017033-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