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 收藏本站 | 设为首页| 关于我们 | 人员查询

  原创文学

当前位置:首页 > 原创文学> 原创文学  

刘希文原创散文:开满葵花的原野
发布时间:2017-11-22 14:19:39  作者:   来源:

  图片来自网络 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关东乡村,每到夏季,处处都能看到开满黄花的向日葵。那一片片金黄的景色是蔚为壮观,就连蜜蜂都...

  

  图片来自网络

  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关东乡村,每到夏季,处处都能看到开满黄花的向日葵。那一片片金黄的景色是蔚为壮观,就连蜜蜂都被会招惹来,落在黄花上采着密不忍离去。

  在当时的年代土地归属于集体所有,生产队组织集体出工,社员们则是靠着每天挣工分来养家糊口。

  每年春天,关东乡村的大地里,多数种植的是苞米、高粱、黄豆、谷子等作物,但是,不管哪个生产队都要专门腾出一块地来种植向日葵。

  也许许多人会问,干嘛要种向日葵啊?其实这里是有原因的。

  在当时的关东乡村里,由于老百姓家里并不富裕,平时可吃的好东西不太多,逢年过节用于招待亲朋好友的食品极度匮乏,为此,向日葵在秋天结的果实毛嗑就派上了用场,而毛嗑是老百姓茶余饭后非常喜欢的东西。为此,生产队也就找那么一块地种植了不少的向日葵,待秋收后把打下的向日葵籽粒,也叫毛嗑分给众乡亲。

  记得小时候种向日葵是用“外犁掩”的方法种植的,即为用一个不对称的犁铧犁开垄台时,翻土是一面多,一面少,翻开后即撒籽,回来时是用犁铧把被翻土少的一面给掩上,不必人来培土,非常方便的。

  那时,春播的场面十分壮观,黑土地上是人欢马叫,社员们男男女女、老老少少都来大地里参加劳动,为的是给家里多挣几个工分,待到年末时能多分几个钱。只可惜,那个年代老百姓凭着挣工分养家是发不了财的,有的人家年底一算账不但挣不着钱,而且还得倒找钱给生产队,没办法,胀肚了,就得挺着。

  当大地里的向日葵长到一人高的时候,我们一帮小伙伴经常去地里玩耍,玩藏猫猫的游戏。向日葵的叶子很大,用手触摸是麻麻来来的,尤其是在藏猫猫的时候,头上是太阳晒,整得我们浑身是汗,露出的胳膊碰到向日葵叶子上拉得我们身上非常刺挠不说,有时胳膊上还会起“檩子”,也就是血印子,汗珠子滴在血印子上那个钻心地疼啊。

  从向日葵地里出来,我们每人摘了几片叶子,蒙在头上,以防太阳晒。但是毒辣辣的太阳仍然是弄得我们汗流浃背的,小脸造得魂画的。

  每年到了向日葵开花的时候,我最愿意的是站在大地里观赏那金黄色的向日葵花朵。同时,也有许多的社员们在闲暇之余来欣赏盛开的向日葵花朵。离老远望去,向日葵地里是一片金黄,随着风的摇曳,向日葵好似像前来观赏的人们点头致意,并伴随着一股花朵的清香,猛吸上一口空气顿感心旷神怡,好不自在和惬意。

  向日葵花朵刚刚开的时候还是一个小小的圆圈形状,最外边是几层金黄色的碎叶,里面结着非常嫩的果实。随着光照的迁移,向日葵的头部也在转着,撵着阳光走,好似和太阳是一对孪生兄弟,舍不得离开,必须得向着同一个方向转。

  随着时间的推移,向日葵的头部越来越大,果实也越来越成熟。到了临秋的时候,向日葵开花达到了最艳丽的颜色,而且在顶端的向日葵头部的下方还长出了许多小向日葵的枝枝丫丫,也是开着金色的花朵。这些花朵是不能结果实的,但是,这些花朵可以陪衬着顶部的向日葵,大地里显得灿烂,更是无比艳丽,让我非常爽心。

  每每这时,那些小向日葵的枝枝丫丫,关东地区老百姓俗称毛嗑丫子受到了许多农民大婶的喜欢。因为这些小向日葵可以当作喂猪的饲料,可以说是家里养的猪最愿意吃的食物。

  毛嗑丫子受到了老百姓的青睐,一时间只要向日葵地里毛嗑丫子开花了就遭到了人们的疯抢。一时间开满葵花的原野因为失去了毛嗑丫子而显得那么暗淡无光,成片成片满目金黄色的大地剩下了星星点点的黄颜色,就像满天繁星被乌云遮住一样,让我站在原野上观赏向日葵开花的心情失落了许多许多。

  其实,对于这些毛嗑丫子,既然不能结果实,而且还和向日葵争养分,是要被掐掉的。但是那时生产队有许多的庄稼需要侍弄,根本就没有时间组织社员去掰什么毛嗑丫子,于是乎,这些毛嗑丫子就成了老百姓手中的好东西,掰下来拿回家喂猪。

  掰就掰呗,可是老百姓去向日葵地里掰扯毛嗑丫子并不是小心翼翼的,而是非常随意的,这样势必会损伤顶端的向日葵。到了秋天向日葵减产不说,有时会致使向日葵颗粒无收的,为此,当时生产队为了防止向日葵被毁坏,就派看青的社员在地里看着。但是,这也阻止不了老百姓掰毛嗑丫子的行为发生。

  别说别人,就拿我来说吧,我就曾经趁着看青的社员不注意偷偷溜进向日葵地去掰毛嗑丫子。

  因为我喜欢站在向日葵地头观赏花开的情景,对于村外哪一块地里毛嗑丫子多是了如指掌,心知肚明。

  由于当时我个子矮小,够不着长有两米多高向日葵顶端的毛嗑丫子,于是我就使劲薅住向日葵杆中间部分,让向日葵杆弯下来,然后抓住顶端的头部往下拽着毛嗑丫子,一来二去有时就将向日葵杆就弄折了。望着倒伏的向日葵杆,我并没有觉着有什么可惜,又去薅第二棵向日葵杆,你说那时我该有多么败家,怎么就不珍惜呢?现在想起这样的蠢事我还真没少干,有点缺德带冒烟的。

  把薅下的毛嗑丫子装进麻袋里,咧咧钩钩来到地头,像小偷一样往外张望,看着没人,像一只落荒的狗一样背起麻袋溜回家。回到家里,把毛嗑丫子撕碎了,扔在铁锅里,加满水,再散上一点苞米面子,烀熟了,倒在猪食槽子里,看着几头猪疯抢一样在吃食,我很开心。

  到了秋天,向日葵杆上的叶子全都掉光了,只剩下最顶端的向日葵头了,大大的头压得杆都弯了,头部的向日葵里籽粒由白变黑了,成熟了。这时,我们又会去地里掰毛嗑吃,又在祸祸庄稼,光杆矗在地里随风摆动,好似在伤心哭泣。而我们还是没有觉得有什么,嘎巴嘎巴在嗑着生瓜子,把毛嗑皮扔得哪都是,撕碎的向日葵块状散落在田间地头上。

  秋收打完场后,生产队给各家各户分瓜子,老百姓都乐乐呵呵地把瓜子背回家里,留着炒瓜子吃。

  那时,关东地区冬天非常冷,老百姓也不怎么出门,在家里猫冬。无事时就炒上一锅瓜子,用笸箩装上后放在炕头上,没事时闲嘎达牙。来了客人之后,再倒上一碗茶叶末水,边吃边喝,气氛非常好。

  在关东乡村,经常会看到这样的情景,一帮女人们坐在村中大树下叽叽喳喳唠着家长里短。间或有些人从兜里掏出几个瓜子来嘎巴嘎巴在嗑着,有的女人拿着半拉毛磕头在往外抠着半生不熟的瓜子,弄得满嘴都是白沫子,嘻嘻哈哈在树下呿呿着。

  在那个年代里,瓜子被当作重要的食品来招待客人,到了谁家基本上是满地瓜子皮子,炕上散落着瓜子,有时睡觉时弄得被窝里也有瓜子皮子,整得小孩子们叫喊着刺挠,直挠痒痒。

  从小我就愿意吃瓜子,更愿意在向日葵开花的季节逡巡在田间地头,看着金黄色的花朵我是神采飞扬。当然了我更想向日葵能早点结果实,胯篼里揣上一兜瓜子随时就能尝到美味,尤其是新下来的瓜子炒熟了的味道是非常香的。那股香味一直留在我的记忆中,难以忘怀。

上一篇:狗年祝福
下一篇:父亲仙逝四周年祭
评论信息

 

⑴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,与全民记者网无关。其原创性以及文章的内容等未经本网证实;对本文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、文字的真实性、完整性、及时性,全民记者网不做任何形式的保证或者承诺,仅供读者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。
⑵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全民记者网” 的所有作品,版权均属于全民记者网和作者,欢迎转载并注明“来源:全民记者网”。
⑶凡本网注明 “来源:XXX(非全民记者网)” 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他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⑷如因作品内容、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,请在30日内进行。
※ 有关作品版权事宜请联系:010-52879530 邮箱:zgqmjz@126.com

关于我们 友情链接 在线留言 联系我们 网站管理

邮箱:zgqmjz@126.com / zgqmjz@163.com/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微信公众平台:zgqmjz1     QQ:1611096171

值班电话:010—52879530   18618249111

京ICP备15017033-3